【恺楚】多喝热水

◇by 什么鬼

◇cp 恺楚

◇架空 双性转 百合

◇前篇《楚子航你到底把我的睫毛膏放在哪里了》

◇雷雷雷!慎慎慎!

 

西街的老板娘运交华盖,金戈铁马。

西街的老板娘一骑红尘,风情万千。

她文能甜嘴钓妹子,武能徒手抡大锤;她是历史遗失的一角,是江湖上不死的传说。

然而她现在却在床上缩成一团,咬穿了被角嗫嗫嚅嚅,委屈成了个球。

没办法,就是胜利女神维多利亚在每个月的那么几天里也只能跪下叫爸爸。

 

“楚子航,我难受。”恺撒细微的声音从被子里闷闷地传出来,尾音都带点抖。

楚子航烧了水泡了一杯红糖姜茶,坐在床头慢慢吹冷了一点一点喂她喝下去点。

“楚子航,我肚子疼,疼穿了。”

楚子航又下楼给她买了一打暖宝宝从头贴到了脚,肚子上腰上层层叠叠厚厚一层仿佛防弹背心。

“楚子航,我是不是快死了。”

楚子航犹豫再三,还是翻出一盒芬必得,按最少的计量给了恺撒。

 

但恺撒的情况依旧没好转,揪着被子团起身瑟瑟缩缩,纤细的眉毛痛苦地拧着,嘴唇干裂,脸色苍白,金灿灿的长发乱七八糟地纠缠在一起失去了昔日的光泽。

她看起来快哭了。

楚子航手指抠近门缝里,手足无措。

 

最终她打开微信,发出了注册账号以来第一条朋友圈——痛经肚子疼怎么办?

不一会儿红色的图标就蹭蹭往上涨着提示回复。

 

「啊哈哈哈,楚子航你也有今天!!!苍天开眼啦!!!」

「痛经???你不是从来不会吗?」

「什么鬼???被盗号了???」

「合该,让你以前来姨妈还跟男生打篮球,天道好轮回。」

「把高中校运会你姨妈第一天轻松取得的800m金牌拿出来看看就不疼了。」

「你是不是吃冷的了?我怎么记得你以前来这个还会买冰激凌吃。」

「楚子航啊,爸爸我好欣慰啊,你终于有点女人的特征了,最主要的是我心里终于平衡了,不痛经的女人?tan90°。」

「下楼跑两圈就不疼了兄弟。」

「震惊!二十岁小伙首次重新认识自己的性别,原因竟然是……」

「楚子航居然会肚子疼,大清要亡了。」

「没救了,你凉了。」

 

……

 

唉,狐朋狗友。

 

楚子航又打开网页,一本正经地输入关键词“痛经论文”,点击搜索,然后严谨好学地看了起来。

 

“楚子航,别玩手机了,我快昏厥了,你都不管我的吗。”

“再忍一下,别吵。”

“楚子航——”红着眼睛拽衣角。

楚子航握住那只手心都是冷汗的手揉了揉,叹了口气睡到床上抱住那只裹得密不透风的蚕宝宝,说:“我在想办法,你再忍一下好吗。”

恺撒坨成一坨往那个怀里拱了拱,不再哼了。

 

半小时后,楚子航已是博览群书,习得十八般武艺出师。她坐起身把恺撒翻了个面:“我给你按按穴位,不知道有没有用。”

恺撒乖乖躺平,任人鱼肉。

楚子航把手伸进被子里,摸到她温热湿汗的身体,找准了地方缓缓施力,“盖好被子,别着凉。”

恺撒点点头,撑起眼皮子去看她。楚子航脸上没什么表情,嘴唇紧抿,眼神专注,认真得像是对待一件精密的仪器,手上的动作精准又不失温柔,似乎在短短半小时里人体的筋脉已经完整地映在她脑袋里,散发着学术严谨的魅力。

恺撒就是喜欢她这个样子。她闭了闭眼睛又睁开,问楚子航:“你是不是心疼了?”

楚子航抚过她的皮肤寻找着肌理间的凹陷,耸了耸鼻翼,没出声。

恺撒偏过头一阵笑。

楚子航害羞的时候会吸鼻子。

 

楚子航把恺撒正面反面来来回回揉了一通后也累得不轻,装了个热水袋放在恺撒脚边然后和她并排躺下。

她理了理恺撒那头明艳的头发,问她:“好点没?”

“还好,比刚刚好,但也不怎么。”

楚子航叹了口气,小声自言自语:“那还能怎么办啊?”怎么办?我不能替你疼啊。

恺撒看着她发愁的样子勾起嘴角淡淡地笑了一下:“你哄哄我,哄我两句我就不疼了。”

然后看见楚子航的表情从发愁变成了为难,嘴角脸颊动了动,但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——啊好可爱啊。

恺撒凑过去亲了一口楚子航的鼻尖,说:“媳妇儿啊,为夫身体有恙,没力气养你了怎么办,你不会弃为夫而去吧?”

楚子航摇了摇头。

“所以你养我几天可以吗?”

楚子航又点了点头。

“每个月三四天,一年十二个月,每年大概也就四十天左右你养我,其他时候我依旧大马金刀给你打天下好不好啊?”

“好。”

 

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

 

2017.10.12

 

Freetalk:

恺撒:啊哈哈哈下次陈墨瞳再问我摸没摸过我可以理直气壮地点头了。

陈墨瞳:所以说你就是下面那个。

作者:楚子航你他妈就是直男!!!哄两句药到病除,保证服服帖帖。

但不行动解决大概就不是楚子航了。

 

感谢阅读,感谢接受我的恶趣味。

我都不好意思打其它tag(罪恶感。

评论(14)
热度(247)
© 什么鬼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