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策约】小九九

◇by 什么鬼

◇cp 策约

 

百里玄策发烧了。征于色,发于声,看起来不像是发烧的动静,倒像是大限将至命不久矣。

平时上房揭瓦的力气全用来哼哼难受和拽他哥的衣角了。

他哥让他一个人在家养着,要闹;说出门给他买药,要闹。最后他从被子里伸出手拍了拍旁边的床铺,哑着嗓子状似艰难地叫了一声:“哥……”

这一下还得了?百里守约立即坐到床沿上掏出电话打了个电话给黄忠,说是弟弟病了要请假,在家陪一天。

黄忠咬着雪茄含含糊糊地问他:“病了?什么病?”

“发烧了。”

“发烧了?”老当益壮的大叔吐出烟圈抖了抖雪茄灰,觉得有些好笑,“小病,丢在家里睡一天就好了,哪那么矫情还要陪?又不是女娃。”

百里守约有些犹豫,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弟弟。

百里玄策一秒钟福至心灵作人之将死状,双眉紧蹙,面有菜色。

狙击手心里冷不丁被针扎了似的,坚持要请一天假,顶着顶头上司骂骂嚷嚷冷嘲热讽一通,挂断了电话。

百里玄策用手握住百里守约的两根手指,嘤嘤嗡嗡地说:“哥,我难受。”

百里守约捏了捏那只冰冷的小手,用另一只手把弟弟垂落的刘海别朝一边,温和地问:“那我们去医院,嗯?”

“不要……”

狙击手接着哄:“我陪你去。”

百里玄策紧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我走不动。”

百里守约探了探他的额头,觉得这么在家耗着也不是事儿,连哄带骗地给玄策套上衣服,再用自己的风衣一裹抱着出门了。

 

荆轲在医务室里悠闲地打网麻,上一把金钩钓自摸三家让她心情很好。

医院里上上下下都忙得不可开交,就她这里门可罗雀,超脱得仿佛世外仙境。这也怪不得她偷懒,落到她手里的病人不是第二天就办了出院手续不见踪影,就是远远地看她一眼就自称病已痊愈落荒而逃。

就在她翘着二郎腿,脚尖夹着细腿高跟晃荡着新开了一局的时候,医务室的门从外面推开了。

哟,稀客呀。她从电脑面前抬起眼,挑了挑弯刀一般漂亮的眉。

她点了一张钢丝团(1)定缺(2),随口问:“怎么?哪又中弹了?”

来人把门带上,好声气地说:“没有,是我弟弟。”

“你弟弟?"她有些惊奇,又施舍了门边的人一眼,“被人寻仇了?”

“不是。就是发烧了。”

“发烧了?这种小病你来找我……”

百里守约柔和地笑了笑:“嫌大材小用?”

“也不是……”荆轲看看桌上的局势又看看自己的手牌,思忖了一会儿丢出一张一万,“怕小东西在我手里吃苦头。坐着等一会儿。”

然后她大开杀戒,做成了一把清一色大对子,心狠手辣地赚得金银满钵后,退出登录蹬了一脚主机把旋转办公椅转向病人。

红头发的小家伙看起来大概七八岁,半大不小的年纪还窝在哥哥怀里,脸色不太好,但脑袋靠在他哥结实的胸膛上怎么看怎么满足。

荆轲伸出葱白的手捏了捏小孩的脸,拿了处方转进药房。她利索地用医用钳敲开药水瓶,期间还听见百里玄策在外面一会儿要喝水啦,一会儿要上厕所啦,一会儿又要玩玩具啦,哔哔哔。

她端着盘子走出来,“先做个皮试,不知道他青霉素过不过敏。吃早饭没?”

百里守约卷起玄策的一只手袖,说:“没有。”

百里玄策缩着手使劲往守约怀里钻,被荆轲一把擎住拉到面前来露出白白的手腕。她朝地上推了一截针水,“做完皮试他不能乱动,你去给他买点吃的。”说完内心毫无波动地一针刺进小孩嫩白的肉里。

百里玄策紧紧搂住百里守约的脖子,脸埋在他的颈窝里,长长的睫毛颤抖着骚着他的脖颈。他小声地说:“哥,我想吃糖醋排骨。”

其他小孩到荆轲护士这里基本上都是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大气也不敢出地等死。哪像这位,连撒娇带揩油,条件谈得游刃有余。

德行,荆轲啧啧称奇地想。

 

等她收拾完出来,百里玄策已经安顿好睡在床上,老老实实地抬着手等皮试结果,依旧蹙着眉紧闭双眼,面露痛苦之色。

荆轲走过去拍了拍他手感很好的脸:“得了别装了,你哥不在,你累不累。”

床上的小鬼眼睛裂开一条缝,机灵地四下看看果然不见他哥,然后舒展开眉头张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问:“我哥呢?”

“给你买吃的去了吧。”

“买糖醋排骨?”

“我哪知道。”

“肯定是的,这是我最爱吃的。”他说这话时得意之色溢于言表,一反之前行将就木的死狗模样。

荆轲没好气地坐回电脑面前,“也就你哥疼你。发个烧,看你那夸张样,跟要驾崩了似的。”

“是嘛,你也知道他疼我。”小孩狡黠地笑了一下,然后对着人人避之如猛虎的抖s护士眨了下眼,“我哥要回来了,嘘——”

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

注释:

(1)钢丝团:麻将八条。

(2)定缺:四川麻将缺一门起手定不要的花色。

鉴于我觉得叫阿轲怪怪的,而且还是喜欢改版前的荆轲的建模,所以本文还是沿用了原名。


百里玄策内心os:哎呀我发烧了 要哥哥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

荆轲内心os:打完针赶紧滚,老娘的眼睛都要瞎了。

 

2017.08.17

 

Free talk:

感谢阅读。

年下大法好!!!

年下骨科更好!!!

对于我来说年下最苏的就是小的撒娇,大的没办法要什么给什么,然后被吃得死死的hhhhh

今天去医院扎针灸,隔壁房的小孩叫得那叫一个惨诶,撕心裂肺的。

评论(14)
热度(182)
© 什么鬼 / Powered by LOFTER